????作为一个以体术见长的宗师,唐罗感到越发吃力,他的防御力在武宗级别中也算是数一数二,但在武道之路上出现越来越多的倍化器后,这好像还不足够。

????但眼下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还是先考虑怎么把七位紧追不舍的宗师甩开。

????对此唐罗早有腹案,撕破长空的黑光折向九天,眨眼便遁入云层中。

????而紧咬不放的七束遁光在看见黑光消失天际后,也停了下来。

????这已经不是唐罗第一次通过遁入虚空甩脱他们了。

????设阵埋伏、围追堵截,能用的方法他们几乎都用了,可唐罗好像有种特殊的感应,每每都能避开他们提前的布置。

????“缘何次次都会令其遁走!”

????邪王宫的段狰爻怒道:“此去再有五十里,便是本宫设下的界域,此事只有此间七人知晓,谁能告诉老夫,唐罗缘何又能险之又险大的避过?”

????数次设计落空,让段狰爻终于忍不住发作了,作为龙洲的地头蛇,邪王宫所能调动的资源,自然是其他宗派不能比的。

????所以设计陷阱阵法这种事,自然只能仰赖邪王宫的发挥,最初几位宗师把这个事情想得很简单。

????通过不断追击,把唐罗赶入特定的空域,等到阵法一起,哪怕是西贺第一例虚空锻体的宗师,还不是随意拿捏。

????可如今花了大力气的阵法布下,唐罗却一次次遁逃,与其相信他有某种趋吉避凶的神通,段狰爻更倾向于另外一种比较能够说服自己的形式。

????“老夫知道诸位愿意出手,无非是想要一窥虚空铸体的究竟,但以唐罗那样睚眦必报的性子,早就将诸位全都记恨上了,即便卖好暗通,也不过就是场面上的虚与委蛇,他又哪里会真将虚空铸体的秘密透露!”

????冷着一张脸的段狰爻转过身面向掩日宗、巫神山、百丈阁的三位宗师道:“只有将他真正降服了,才能把秘密参透,难道这个道理还需要本宗说明吗!?”

????“龙狰宗师。”

????楚玄云皱眉道:“你这话未免有些太过了!”

????“过吗?老夫觉得一点儿也不过!”

????段狰爻平静道:“一次两次或许是巧合,这都七次八次了,若是唐罗真有趋吉避凶的本领,为何每每都得极近处才选择改道,诸位都是上品天宗的武道宗师,能给老夫解释解释此中的缘由么。”

????“天下神通机变万千,或许虚空宗师真习得一门如漏尽通那般可参天机的神通,这又有什么稀奇的。”

????百丈阁宗师怀海愤然道:“若是龙狰宗师觉得唐罗能够遁走都是因为有人暗中传讯,那么还是早些分开好,免得wo们三人坏了邪王宫的大计!”

????相互有所怀疑,联盟便肯定接不下去,还不如早些好聚好散。

????经过这些天的追捕他们也发现,超过一定人数后,唐罗根本不会同他们接触。

????远远看见转身就跑,而对方的灵光遁术又快出己方一线,搞得非常被动。

????宗派的目的与邪王宫是完全不同的,后者与唐氏是死仇,他们无比恐惧唐罗的继续成长。

????如果能在今天就把唐罗杀死,邪王宫肯定不会错过机会。

????但他们不同,他们只想借着调查阴阳碾的旗号,来调查唐罗虚空铸体的方法。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们已经被虚空灵体的强悍生生折服,也让他们对唐罗如何完成虚空铸体的秘密越发好奇。

????之所以联合行动,也只是为了借助邪王宫的渠道完成对唐罗的追捕罢了。

????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他们继续跟邪王宫混在一起,连短暂接触都做不到。

????这无疑是与宗派利益背道而驰的,所以在段狰爻发泄情绪的时候,怀海直接提出分道杨标。

????同掩日宗的楚玄云、巫神山的天吴宗师,一道离开。

????而邪王宫的四位宗师也没有阻拦,毕竟他们已经认定了三人中有一人在给唐罗通风报信。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与其细细分辨,不如直接断开联系干脆,毕竟通过这些日子的交手,他们已经发现四位宗师的阵容足以对付唐罗,人多反而不美。

????七名各怀不同心思的宗师就此分成两组,而他们追捕的唐罗,在发现后头的宗师没有再追后,就荡了一个大圈,重新溜回堰苍。

????在天上那么久,他迫切地想要知道唐氏现在的情况,借助大小如意以及敛息法,唐罗很顺利地混入城中,随意找了个酒馆就走进坐下,点上一桌肉食后就自顾自的用餐。

????眼下龙洲最大的热闹就是伐唐,谁让这方武道世界娱乐项目实在太少呢,哪怕根本不清楚因由,逢人也必会谈起近况,显得自己特别关注正义。

????所以唐罗根本不消找什么风媒属,只要在人多的地方坐坐,就能汇总无数信息。

????选择气派的酒楼而不是路边茶了的原因,则是因为地处阶位的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也不同。

????简单的下愚之人谈论集中的多是过往的信息,而只有酒楼这样的高端场所,才是城中公子哥们儿聚餐吹嘘之所在。

????堂上的包间中,七八人就龙西唐氏的近况各抒己见。

????这些世家公子的吹嘘谈资,却是唐罗眼下最需要的情报。

????相较于过去一旦探听太过庞杂的信息就会头疼脑热,如今在完全灵质化肉身后,他的识海同时处理信息的能力增强了数倍。

????即便是在如此嘈杂的酒馆中,也能清楚的分辨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本该是件幸事,但此时的他情愿听不清楚。

????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如今整个龙洲都在说,唐氏将这些年掠夺来的无数财宝都悄悄转移到了万乘宝船上,谁能得到这份宝藏,就能成为龙洲最富庶的世家。

????这则消息,让围堵唐氏的势力等级上升了好几个级别。

????若是曾经当然无惧,可现在赏金公会的捷报刚刚传出,龙江一战,唐氏损失惨重,数十位武宗与唐氏大长老战死,眼下的族人已成强弩之末。

????特别是在撤退的动线被窥破后,唐氏几乎是在各方势力的眼皮底下动作,就从包间里几位中气十足的世家公子口中可知。

????如今龙洲很多大势力都在招兵买马,现在不动手只是在等万乘宝船出现。

????不论哪方世界,男人灌下几倍黄汤后,也就什么都敢说了。

????之后什么风起云涌,鹰击长空的豪言壮语唐罗没有细听,而是被另外一则消息吸引。

????临川平原上出现四个功法诡异且杀性极重的高手,擅使天地间污秽不堪的毒煞,仅仅出现半月,便已攻下龙昌、剑川、成安三城,并击退刘氏几位宗师。

????这可是比作恶多端的西陵唐氏更大的热闹,据说剑川城近两百万人口,生离的不足四成。

????如此凶残的杀法不光令刘氏震怒,更让龙洲各城百姓人人自危。

????在龙洲,世家攻伐的举动从未停止过,但每次城主更迭,也没有人去过度为难百姓。

????了不得赋税重些,要遵守的规矩有些变化,事情经历得多了,也就让龙洲百姓有了颗大心脏。

????反正有奶便是娘,不就是换个城主叩头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但剑川城这位显然同以前遇见的不一样,没有百姓会恭迎这样的杀人魔王。

????言语间,尽是对这位杀人魔王的恐惧,并将从刘氏那传出的信息娓娓道来。

????攻打剑川城的是位红发绿瞳,通体红皮的丑陋刀客,传说被他杀死的人全都会变成血奴血兽,即便是凶境强者也会被血煞染污,刘氏的两位宗师就是败在“百煞”之下。

????另外攻打龙昌、安成两城的高手也大差不离,都是些容貌丑陋,但擅使毒煞的强人。

????有人将这四人同曾经出现的魔主进行比较,发现曾经令得人人胆寒的勾陈对上这四人或许也讨不了好,便有好事者将这四人称作四天魔。

????意为凌驾魔主之上的邪恶。

????除此之外,龙洲还出现一位绝世妖艳的女子,腰间系着条长满血刺的翠绿长鞭,只要见过她的男人,都会为其癫狂。

????不惜抛妻弃子,殷勤献尽也要得到,可美人却对所有人都不假颜色,只说除非用一座妖王府做聘,才肯下嫁。

????但冲动的男人们哪管这些,特别是一些世家主,在看见女子美貌后便想动强。

????同样想法的人多了,便有了争斗,美人会饶有兴致的等待男人为了争夺她而开战,并许诺给予失败者奖励。

????这样性格奇特的尤物,自然会引发武者的热情,只是在惨烈的大战后,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或许是美人实在太美了,那些死去的武者不甘死去,纷纷化作凶魂厉鬼围绕在女人身边。

????而美人也不恐惧,只是举起手指朝胜者一指,那些凶魂就扑杀上去,就像扞卫图腾那般虔诚。

????五场大战,搞垮十个家族后,再没人敢对这个女人动强,则是调头寻找妖王府的动静。

????“终于,归陆了嘛!”

????坐在厅中的唐罗双拳紧握,只觉得峰回路转。

????向姬氏讨来的呈州小灵界已经装不下更多的族人,所以族长只能牺牲现有的族人,可要是唐氏还有另一方小灵界呢,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走上绝路了!?

????入定探知那枚早就留在狐王灵界的蜕凡星子,唐罗再也顾不得隐藏身形,化作一道斑斓黑光洞穿酒楼穹顶。

????……

????昆吾、麒麟山

????“骆宗师。”

????麒麟山主朝着一脸决色的骆清池淡淡道:“若你执意如此,便是违背誓言,百年积累一朝丧尽,何苦来哉?”

????“回禀山主。”

????一袭青衣傲立座前的骆清池挺拔如松:“多亏唐天骄的如实相告,才令wo走出神通魔障,破除心结有望彼岸。如今外界有人想要借阴阳碾之事借题发挥,或许这就是因果到了吧。”

????“这么多年,还是这幅脾气。”

????麒麟山主摇摇头道:“若是发出檄文,便是同十数宗派甚至更多的交恶,这后果,骆宗师真想清楚了么?”

????“还请山主成全!”

????骆清池一礼到底,陈恳道。

????“既然骆宗师心意已决,那麒麟山便外发这道檄文!”

????麒麟山主轻轻扬手,罡风将骆清池扶起:“只希望骆宗师到时不要后悔。”

????……

????龙州历1791年十二月十七

????麒麟山下发檄文,内容是针对阴阳碾神通的概述,里头有骆清池对阴阳碾这神通所有的研究与判断。

????并在檄文末尾十分确定地说道,炼化生魂根本无法增长灵力,所以那则针对唐罗修为的消息,完全就是恶意揣测。

????对于武圣山的发文,十余说要探查唐罗修为究竟的宗派立刻撤了檄文并离开龙洲,以此表达对武圣山研究的信任。

????来得匆忙走得干脆,宗派高手把气势做足,面子给足,只是心里对麒麟山的檄文大为反感。

????难道他们这些日夜与灵力研究的宗师不知道唐罗的修为和阴阳碾毫无关系嘛!

????他们兴师动众的前来龙洲调查,难道是因为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吗!

????难道他们的目的,武圣山那群对武道如痴如狂的老家伙真的不明白吗!

????说白了,不就是见猎心喜,想吃头羹么!

????不然就凭这屁大的事儿,需要麒麟山发檄文?

????说好封山封山,却连这种小事儿都要参合一脚,麒麟山真是越混越回去了,还有那个骆清池,真是不识好歹!

????……

????龙州历1791年十二月十八

????顺着星子指引,唐罗横跨数州,来到龙洲边陲的一座无名山中。

????蜕凡星子的感应便在这处地界,而他要做的就是感应地宫中的阵法,让界灵为其开门。

????虽然狐王自wo陨落,但界心会重新生成一道界灵,初生的懵懂界灵只认印法不认人,这就给了极大的操作空间。

????来到地脉中心的溶洞,唐罗开始结印,但几轮下去,灵界毫无反应,这让唐罗的脸不由得阴沉下来。

????从刚到山里他就觉得不对劲,如果灵界归陆在此,那必然是界灵已经复苏了。

????可如今界灵毫无反应,就说明界灵还未复苏,那小灵界是如何归陆,血神主宰又是如何出来的呢?zw18081783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85shu.com/29027/61393531.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