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芷点点头,带着晨星和三个保镖跟着阿尔文一起去找学院的领导,只是他们没走多远,就有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孩子追着他们一行过来,这两个男孩子追上他们后站定,其中一个长着一双褐色大眼睛的男孩子看着晨星和李思芷说;

????“两位东方美女,能给wo们留个联系方式吗?”

????李思芷登时放松了,原来是这样,她笑着看了晨星一眼,回道:“不能,wo们都已经有心上人了。”

????那个男孩子耸耸肩,做一副遗憾状,跟自己的伙伴一起转身离去了,阿尔文也松了口气,笑道:“是wo疏忽了,带着这么漂亮的两个姑娘四处走走,所到之处,怎能避免被人觊觎呢?”

????李思芷按了按晨星的肩头,跟她开玩笑:“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到哪里都这么招风!”

????晨星正待谦虚几句,没想到阿尔文非常认真地看着李思芷说:“思芷,你跟你妹妹都非常漂亮,当初你一入校,wo们就觉得,你就是wo们心目中的东方美人。”

????李思芷哭笑不得,西方人对东方女子的审美确实跟wo们不同,她跟晨星的相貌,最大的不同在鼻子和脸型上,晨星鼻梁翘挺、小圆脸,而自己的鼻梁有点扁、脸型略带五方。也许在西方男人的眼里,她确实属于东方美女呢!

????解除了被跟踪的担忧,阿尔文就带着她们继续下一个行程,去牛津着名的林肯学院看看。

????这边的宋培基跟克格勃的小头目碰了一下头,为方才的失误寻求解决方案,宋培基这边五个人,他们那边也过来了五个人,十个人近距离地跟着人家,怎会不被人家发觉?

????经过商议,这十个人决定分成内外围,两边各出两个人就近跟踪,其他人在外围排除各种可能的风险。

????宋培基这边留在机场的六个人,密切关注着他们之后的外国航班,他们守在航班的出口处,用微型摄像机录下了当天所有入境旅客的相貌,尤其是当天紧随他们之后的六个外国航班,是他们的重点排查对象。

????他们运用计算机软件帮助分析脸谱,分析了上千人的脸谱,分析结果竟然指向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白种男子,机场留守的wo方负责人看了这个结果,第一个感觉就是,电脑分析软件出错了!

????不过即便是难以置信,他还是让自己的手下马上跟踪了这个男人。

????他把这个结果跟刘清宇汇报了,刘清宇看过之后也是十分的疑惑,他让苏一起看,苏请教了他的智能工业园的一位专家,倾向于认可电脑软件分析的结果。

????正在这个时候,远在阿尔及利亚的苏珊通过中间人跟刘清宇联系,她想跟wo们来个交换,她负责给wo们提供一份重要情报,wo们这边的特工帮她找一个人,刘清宇看了她的情报,觉得还需要核实,就让她先等等。

????等待的间隙,刘清宇想起来,女人比男人更了解女人,就把这个中年男人的视频发给她,请她看一眼这个中年男人,有没有可能就是张明越?

????苏珊看了一眼发过来的视频,相貌当然是一点也不像,可是此人她觉得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她闭上眼睛回想,这个男人的面相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地放大、闪回,突然之间,她想起来,当初在开普敦机场,她被卡米尔拦住的时候,曾经被一个中年男人撞了一下!

????而那个男人,就是刘清宇发过来的这个人!

????如果他就是张明越……苏珊顿时气得全身发抖,这是有多蔑视她,竟然敢这样挑衅她?

????她看不起自己,是因为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对自己的目标动了心吗?

????可是张明越又比自己好多少?当年如果不是她对苏恋恋不忘,岂会做出那样针对他俩的事情?

????这个张明越,苏珊在心里发誓,如果落在wo手里,wo会马上让她懂得,谁才是一个真正的特工!

????在特工的世界里,尤其没有巧合,这个男子这么蹊跷地同时出现在这两个现场,就足以证明,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张明越现在的公开身份。

????苏珊把自己的判断告诉了刘清宇,刘清宇马上对伦敦那边下令,立即近距离追踪这个中年男子!

????追踪的结果更加证实了苏珊的判断,这个中年男人一离开机场,就去了伦敦,在伦敦呆了一个半小时,就也赶到了牛津。

????接到这个情报,宋培基顿时紧张起来,张明越过来了,势必会对晨星下手,晨星要遭遇什么,他无法知道,可是他无论如何,都得保证晨星毫发未伤。

????阿尔文带着晨星和李思芷参观过牛津最富有的林肯学院之后,又带着她们去了牛津着名的基布尔学院和女王学院,基布尔学院是一所对女性甚为友好的学院,而女王学院,本就是牛津的第一所女子学院。

????阿尔文觉得,晨星如果想要了解名校女生的生活,就有必要参观一下这两个学院。

????参观过女王学院之后,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阿尔文索性带着晨星上了女王学院傍晚的导师辅导课,这种辅导课俗称小课,典型的导师专门为自己带的学会答疑解惑的时间。

????晨星跟着这些学生上了一个多小时的辅导课,课后导师毫不客气地留了一大堆的作业,这些聆听了导师亲自教诲的学子们,都是一脸亢奋地继续在小课室里奋战到深夜。

????晚上晨星和李思芷回酒店的时候,她们的四周,已经有三伙势力潜伏着,这些人相互都发现了对方的存在,都在想法子自保和防备对方。

????晨星毫无知觉地睡了一个好觉,宋培基带着wo们懂伦敦赶过来的十几个人分成两班,轮流守护着晨星。

????茅智慧已经察觉四周的暗流涌动,当晚自觉地跟黄晶一起,睡在晨星房间的沙发上,以便于随时待命。

????这一夜却无惊无险地过去了,想是张明越那里,也没有想到好法子,怎样在这些人的虎视眈眈下,怎么着晨星。

????宋培基这里已经将张明越的信息连夜发给了克格勃,克格勃在伦敦的负责人一早却回话说,wo们发过去的这个人,是法国第七局的阿兰上校,这次过来跟英国的军情六处有要事要谈,根本不是张明越,所以他们无法对他采取行动。

????宋培基非常愕然,只得把这个消息反馈给了刘清宇,刘清宇也觉得奇怪,法国人到底得了张明越什么好处?竟然给她提供这样的身份掩护?抑或是,她真的李代桃僵,取代了阿兰上校的位置而不为人知?

????克格勃不肯杀人,刘清宇给他们的情报就只给了一半,这是规矩,克格勃不能说什么,而且也不能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其他人。

????克格勃不肯干,宋培基这里只有自己动手了。

????他这里安排了两个狙击手,他自己亲自手持经过他改装过的微型激光手枪,只要这位阿兰上校一露脸,他管保让他无声无息地交代了。

????只是这个阿兰上校很狡猾,到了牛津之后,就去拜访两位牛津大学的校董,跟几位校董说话的时候,他身边戒备森严,wo们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待在牛津的最后一天上午,阿尔文带着晨星和李思芷去参观牛津莫顿学院,这个学院号称牛津最美学院,也是牛津最古老、学术实力最强的学院,该学院着名校友里,有四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

????阿尔文带着晨星和李思芷观赏了这个学院的几栋数百年前的建筑,黄铜制作的讲台,并指给她看了着名化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索迪先生曾经用过的实验室。

????晨星跟李思芷只是看了那个地方两眼,却未曾料到,很快就有五六个英国警察走向晨星和李思芷,亮出自己的证件,声称她们俩有觊觎莫顿学院的科研核心机密的嫌疑,要将她们二人带回警局调查。

????李思芷马上意识到,这是欲加之罪,是有人今天务必要带走她和晨星,所以才会用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冤枉她们。

????晨星一开始惊呆了,她马上想到,这些人是不是wo们的人伪装的,一时认错人了?所以她迟疑了一下,就将怀表的链子拉了拉,以便于让这些警察看清楚,

????宋培基这时已经疾步走过来,见她会错意,赶紧微微地摇了摇头,晨星看到了,马上低下头,掩饰自己刚才的会错意。

????阿尔文问清了这些警察的来意之后,恼怒极了,他态度强硬地拉起了晨星和李思芷的手,跟那些警察交涉道;

????“他们俩人都是wo的朋友,也是wo一路带着她们过来参观的,wo只是给她们指了一下实验室的位置,如果连这样都是违法的,你们先把wo带走!”

????那些警察根本不搭理他,拉起晨星和李思芷就想带走,茅智慧和小景将晨星和李思芷护在身后,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宋培基这边的人已经打通了wo国驻英国使馆的电话,请他们马上过来处理此事。

????只是那些警察接到了都是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将她们俩带走,所以他们跟茅智慧和小景动了粗,用他们的配枪指着她俩的头,威胁道:

????“再不让开,直接按袭警论处,wo们马上开枪。”

????茅智慧和小景作为专业保镖,此时肯定是宁死不退,而这些警察也不敢真的开枪打死她们,一时之间,大家对峙着,带队的警察赶紧跟上司汇报此事,请上司做具体的指示。

????阿尔文生于斯长于斯,素来知道这些人的可恶嘴脸,见他们今天一定要不讲理,如此无厘头欺负自己的朋友,就决定也来横的给他们瞧瞧。

????他给父亲、议员阿奇博得打了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言简意赅地跟父亲说了,他父亲冷笑了几声,很清楚是谁搞出来的事,在他看来,保守党根本就不该跟自由民主党联合组阁,那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些人大肆花着纳税人的钱,却净干些抹黑国家形象的事情,让这些人走进权力中枢,会严重破坏大英帝国自由、民主的根基的!

????这会儿这些人竟然欺负到儿子的朋友身上,且据儿子所言,他们根本就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如果这样做都违法,此事被披露出去之后,以后哪个国家的游客还敢到英国一游?

????他让儿子放心,他会马上联络上院的议员,就此事给军情六处的一把手施压,如果他们胆敢不知趣,他立即知会自己熟悉的两大报纸的记者,迅速将这件事昭告天下!

????得到父亲的保证之后,阿尔文才对这些发横的警察说:“wo是阿尔文.理查德,wo父亲是阿奇博得议员,wo的话放在这里,今天你们胆敢把她们俩人带走,wo发誓,wo会让你们的头儿吃不了兜着走!”

????那个带队的警察也给他的上司打完了电话,他的上司给他的指示是相机行事,他听了一肚子的火,相机行事的背后,就意味着后果自负,他本就是被强令着做这种理亏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承担后果?

????他这会儿听了阿尔文的威胁,更是觉得非常棘手,他很清楚理查德家族的名声,更知道他们家族的声望和势力,这种世袭贵族,自己哪只眼睛瞎了,非要去招惹他们?

????今天如果不给埃尔文面子,如果他对这件事不依不饶,追究起来,自己肯定是违法行事,到时候上司为了保住自己的只为,说不定就把自己推出去做替罪羊。

????这个警察权衡了一番,马上拿定了主意,他让手下的警察把枪放下,讨好地对阿尔文说;

????“阿尔文先生,wo也是奉命行事,wo跟这两位一无怨二无仇,何必定要跟她们过不去?只是如果令尊觉得wo们此举不妥,最好让wo的上司给wo发个指令,不然的话,wo不好交代啊。”

????阿尔文见他不再强要带走人,也就不再盛气凌人地跟他说话,他很清楚,这些警察也是奉命行事,遂和颜悦色地说:“你等着,wo父亲已经跟你们的头联络,马上会有人再重新给你下指示的!”

????in1903081bqg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85shu.com/156935/61398631.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