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恭王脑海中浮现那日在洋湖船内的画面,她说三年定夷越,真的不是信口开河,而是心中早有成算。

????“王爷!”费英看他发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按你的计划吧!”恭王说,“本王相信,你会兑现当日在洋湖的承诺。”

????费英不由凝视着王爷,心中触动。

????父亲一直担心费家尽心替皇帝打战,最后皇帝会翻脸。

????但她的直觉没错,王爷的心怀很大,才能初来此地,如此信任她。

????这一天她带恭王走遍了乌萨江各城池,边防哨点,给他看了西南边防图。

????恭王看这边防图,此图极为细致,连一个小村小湖都画出来了。由此可见,费通或许仍想占山为王,费英绝对是想为朝庭收回夷越的。

????傍晚,费英便寻了一处酒馆跟恭王吃饭。

????“在东安城,王爷多次请wo吃酒吃饭,这次末将也请王爷一次。”费英说。

????“你不会也要灌本王吧!”恭王笑。

????“末将不敢,咱们西南盛产七花白,王爷可尝一尝。”费英说。

????“本王倒是没听过。”

????“七花白是当地人从高山上采的七种鲜花酿的酒,所以人称七花白。”她解释。

????恭王喝过公主府里的梅花酒和桃花酒,皆香醇可口,度数较低,不易喝醉。想来这七花白,也差不多。

????一坐下,费英除了点上一桌菜后,要了两坛七花白。

????打开七花白,浓郁的花香袭来。

????“酒倒是极香。”

????“王爷尝尝。”她说着抱起酒坛,给他倒酒。

????费英是女子,但行事皆如男子,抱起酒来丝毫不勉强,酒水倒在碗内,滴酒未洒。

????恭王见此,嘴角勾出笑意来。

????她给自己也倒了一碗:“王爷,末将先敬王爷一杯,王爷与wo费家有再造之恩。”

????“若说再造之恩,应该是皇上。”恭王道。

????“那末将谢王爷的提携之恩。”费英说完,一碗酒她一饮而尽,十分豪爽。

????恭王见此,也端起碗来喝。

????他以为这酒并不烈,一入口才知道七花白虽然香,但入口极烈,一碗酒下肚,多喉咙烧到了肚子。

????“王爷,吃菜。”费英说着,给自己和他又倒了一碗。

????恭王轻咳一声,他想不能被她看轻了,喝酒嘛,他还没正经醉过,倒也不怕。

????“王爷,这里的酒菜比不得东安城,在府中种种也是wo费家失礼了,这碗末将干了,王爷随意。”费英说着,又一碗酒下肚。

????恭王吃了几口牛肉,看她碗已经空了,便端起来也干了。

????一干完,费英就给他满上。

????“你今天当真是来灌本王的啊?”恭王看碗中酒,不由问。

????“王爷,难得你wo在此喝酒,何不尽兴。王爷放心,你便是醉了,末将也会背你回去。”费英说。

????若是让她背回去,他这个恭王在西南当真颜面尽失了。

????“费五娘,你若是存了花花肠子,本王也给你抻直了。”他说。

????他说这话时,眼眸好像会发光,费英又是脸红了,连忙说末将不敢。

????但事实是,费英就打算把两坛酒都给喝了!

????f19z0502w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85shu.com/117631/61398627.html

章节目录